msc275.com:第二十三章:9号避难所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“住所也没有,马上离开这。”

    沙哑男目露凶光,拇指前推,打开金属铳的保险装置。

    “喂,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沙哑男看向苏晓的手指,一小截试管露出。

    “能救你一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晓抛出手中的试管,沙哑男马上后跃,玻璃试管落在松软的田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就喝了它,脏器被侵蚀的滋味,不好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…可能吗。”

    沙哑男笑了,他刚准备一脚踩碎玻璃试管,胸腔内的刺痛,让他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莎的隐疾苏晓都能调理,并治愈,更何况这沙哑男的问题,对方的脏器被某种能量侵蚀,而那种能量,就是对方战斗时所使用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是放射状,还是斑点状?”

    苏晓打了两个响指,沙哑男有些‘厌烦’的偏过头。

    “斑点,状。”

    沙哑男抿着嘴,他左眼的视线内,的确有一道黑色斑点。

    金属铳依然指着苏晓,但沙哑男却已躬身捡地上的试管。

    捡起试管,沙哑男用拇指顶开木塞,将试管凑到鼻前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内死于脏器侵蚀,或是喝下它赌一次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苏晓饶有兴致的看着沙哑男。

    “我选先杀了你这可疑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沙哑男呲牙笑了起来,露出几颗黄牙。

    几秒后,沙哑男收起笑容,他扬了扬下巴,一名穿着绿草衣的少女从地上爬起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,马上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喝这东西?你疯了?”

    绿草衣少女明显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活着,不如死了,如果不是朝自己下巴开一枪太丢人,我早那样做。”

    沙哑男跃到牲畜栏内,拽过只斑牛,给这斑牛灌了些药剂。

    等了十几分钟,那只斑牛并没死,见此,沙哑男也不顾试管口的牛口水,几口将药剂喝下。

    沙哑男不在乎苏晓的来历,也不太在乎喝下这药剂会不会死,胸腔内的焚烧感已经快把他折磨疯,避难所内四成以上猎手都有类似的问题,没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咳~”

    沙哑男感觉到喉咙有不适感,他开始接连干咳,很快,他就咳出一大片发黑的痰块。

    “呼,呼,呼……”

    沙哑男大口呼吸着,眼泪鼻涕齐出,他现在的感觉很奇妙,就像把堵在脏器内的粘|液都咳出来,这种轻松感,让他很想躺在地上,什么都不管的睡一觉,他已经有1个月,不,1个月零17天没睡好,每天最多睡3~4小时,就会被脏器的焚烧感折磨醒。

    “断牙,喂,说话,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披着绿草衣的少女开口,随时准备开枪。

    沙哑男擦了把嘴角的唾液,从地上站起身,来到苏晓身前。

    “医生,请您救我弟弟,只要我弟弟痊愈,我以后就是你的狗。”

    “汪(不稀罕)。”

    布布汪对沙哑男,也就是断牙叫了声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你弟弟在哪。”

    苏晓的心情不错,因为混入9号避难所,比想象中的简单很多,这个世界的超凡者,在使用能力时会承受巨大的副作用,也就是脏器被能量侵蚀。

    苏晓之前认为断牙的情况只是偶然,但在对方说出自己弟弟也饱受侵蚀之苦,以及那名绿草衣少女被严重侵蚀的肝脏,让苏晓知道,这是本世界超凡者的常见问题。

    “请和我来。”

    断牙的态度大变,没错,这就是塞壬星的丛林法则,或者说,有能力的人,到了哪里都不会被拒绝。

    跟随断牙行进,苏晓很快就抵达一大片平民窟内,也难怪巴哈称这里为平民窟,方圆几公里内,满是用木板所搭建的帐篷,高等一些的建筑是铁片结构,上面锈迹斑斑。

    走在镶满垃圾的土路上,苏晓看到两侧的帐篷前有一名名人类,他们的衣着破烂,蓬头垢面,手上的老茧说明,外面的田地就是他们所开垦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血水四溅,一名满身横肉,大腹便便的屠夫站在案板前,将一条被剥了皮的兽腿劈开。

    几名脸上脏兮兮的小孩站在附近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块块生肉。

    “我总是这么仁慈。”

    屠夫将剃干净的骨头抛向那些小孩,遭到一阵疯抢,这个野蛮世界,从没对任何人温柔过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们的地盘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断牙开口,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几名小孩,他童年时,也是这样过来的,不,比这更苦,他遇不到这么好心的屠夫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能和火颅帮那种大避难所相比,但我们这饿死的人不多,能活着就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断牙以毫不在意的态度,说出了人们遭受的恶劣环境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断牙停在一处混凝土结构的方形地下入口前,这地下入口约有十几米宽,八米高,坡度很缓,凉爽的微风从里面吹出。

    走进地下入口,进入地下三十多米深,苏晓就发现这里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通过一道巨型金属门,苏晓看到了一座地下城市,这里的建筑大多数为石质混凝土,建筑之间有足以车辆通行的道路,一个个巨大的灯泡吊在上方,至于电力的由来,很可能是磁性电,这是在大灾难前,人类开发出的至高成就。

    显然,这里才是9号避难所,上面的贫民窟,则是苦力与牺牲品。

    至于9号避难所为何建在地下,这点很符合常理,百年前人类遭遇那样的灾难,怎么可能不吸取教训,那是用百亿人得出的经验,在塞壬星,千万不要居住在地表。

    避难所的天棚上,一根根两米多粗的金属管整齐排列,这是制冷装置,就算大灾难第二次降临,也能保持地下的温度不超过20°,人类不会第二次屈服于天灾。

    巨大的排风扇叶转动,msc275.com:一辆越野战车形势在地下街道上,从苏晓身旁疾驰而过,直奔避难所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医生,这边。”

    断牙打发走那名绿草衣少女,还塞给了对方一颗土豆,断牙一偏头,示意苏晓先跟他走。

    “叫我药师,圣焰药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医生,啊呸,药师。”

    断牙突然扇了自己一耳光,这家伙虽然体格干瘦,但是个狠人,生起气来连自己都打。

    在地下避难所行半小时,苏晓才抵达断牙的住所,避难所比想象中的大很多。

    砰、砰、砰。

    断牙连拍自家门板。

    “开门,你这混蛋。”

    断牙面露怒容,显然,他对自己亲弟弟的态度不算好,可就算如此,他依然冒着被首领处死的风险,隐瞒苏晓的能力,因为他知道,一旦公开,能不能轮到他弟弟被医治,真的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严重掉漆的铁门被打开,一名眼袋很重的少年站在门内,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死啊。”

    阴郁少年开口,反身坐在一副机械外骨骼上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我怎么可能死。”

    断牙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个坏消息,”断牙走进自己简陋的家中,拿起水壶猛灌,一旁的木桌上摆满金属零件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阴郁少年抬眼,看向断牙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死了,但我会死。”

    喝饱的断牙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阴郁少年有片刻的错愕,下一刻,阴郁少年冲上前,抓住断牙的衣领,低吼道:“你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阴郁少年的脸在颤动,他清楚,自己哥哥从不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粮食还剩12天的分量,我死之后,别恨任何人,否则你也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断牙说话间对苏晓单膝跪地,手中举起金属铳。

    “药师先生,请,现在救我弟弟,马上救。”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断牙,又看向阴郁少年,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有趣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铁们被撞开,扭曲着的落地,一道满身血迹的身影被抛入房间内,是之前那名绿草衣少女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们的首领有请。”

    一名上身穿戴机械外骨骼,身高至少两米的壮汉走进房间内。www.1z0.748g.com
申博注册送18手机app bet365官方资讯站手机app 天津网上游戏厅手机app 九五至尊娱乐城上网导航手机app 银河娱乐场官方网址手机版下载
澳门星际棋牌883 518sb.com 金木棉娱乐FG电子 沙龙娱乐MG电子 永昌PT电子
大都会CQ9 凯撒皇宫棋牌外围 tyc82.com rfd38.com tyc259.com
威尼斯人娱乐快速充值中心 ag官方 DS太阳城管理网登陆 名人GPK棋牌 世爵娱乐棋牌上网导航